夏瓜

xswl来看蓝大官方发言 @抹茶喜欢搭配红豆_

我好爱这个推主

Lemonade:

来自twitter@ lxlzl

p1 九:回来了,但是lucas不在😭
     卡:(耀眼笑容!)😉
(搞得我去看了一下, 4月4号九回国刚好卡出国,不要这样虐小情侣啊🍃)


p2 卡:啊!和廷祐哥一样的颜色~
     九:(心空...💓)

不读文是不可能的


😭😭😭😭😭


太漂亮了西八T  T

Serendipity

À la grâce de dieu.:

混更一下。


单向性转。笃加几句话凤传。


⚠️略微提及NTR情节(我也不太懂这个。


不打tag不妥删。骂我可以不能骂小朋友们。






“罗!渽!敏!你听到没有?!”李东淑透亮的声音从扬声器里刺穿了罗渽敏衰弱的神经,罗渽敏正举着睫毛膏把自己的睫毛刷得根根分明,她用力捏着睫毛膏冰凉的管体,“听到了!李东淑你给我闭嘴!你害得我把睫毛刷坏了!”




许是感情生活颇为美满的人,都希望身边的人也都拥有自己的伴侣,所以李东淑在拥有自认为颇为美满的感情生活之后,开始致力于给罗渽敏介绍男友。此刻,李东淑正在絮絮叨叨,“我正巴不得我发小赶紧找到对象,省得我男朋友整天担心我跟他有点什么……”




罗渽敏应了几句,挑好了自己今天的需要的耳环,一边往耳朵上挂一边打断她,“我觉得李东淑,你跟他,不般配。你自己挑男人的眼光不怎么样,还要给我挑男人?”“闭嘴!罗渽敏!你给我准时到你们公司楼下咖啡店就可以了!”李东淑又提高了嗓音。




李东淑跟罗渽敏是大学室友,两个人兴趣相投,一路吵吵闹闹倒是顺利维系这段奇妙的友谊。李东淑跟罗渽敏对对方的感情观实在是完全不敢苟同。李东淑在跟一位交换生学长纠缠不清整整四年之后,终于决定要执行“找个爱自己的人。”这种不符合她灿烂性格的恋爱信条。罗渽敏却嗤之以鼻,她还是奉行“及时行乐。”这种听起来就很符合罗渽敏这张瑰丽皮囊的观念。




罗渽敏还是去了,虽然她跟李东淑吵吵闹闹,但是李东淑能介绍给她的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罗渽敏拎着包,气势十足地往自己工作大楼下面的咖啡馆去。毕竟每天早上靠这里的冰美式续命的,她自认为是半个地头蛇吧。直到她看到坐在李东淑发给她的“靠窗第三桌”那位“发小”的脸的时候,她的气势直接弱了一半。还有一半大概在昨晚上全扔在酒店了。




“原来你叫罗渽敏?”对面的这位她的相亲对象,哦,不,固定炮友,嗯,出轨对象,罗渽敏恨不得现在就抓个地洞立马消失。另一头李东淑还在微信轰炸她,“怎么样?是不是长的还是你的菜?”“罗渽敏,你可得好好谢谢我。”“怎么不回我?你被迷得五迷三道了?”“李帝努可是我发小,你可好好对他,别瞎算计人家。”




罗渽敏跟李帝努这段孽缘,大概在一年前罗渽敏跟当时的前男友分手跑去散心,在音乐节遇上了独自度假的李帝努,两个人一见如故干柴烈火噼里啪啦,结果接下来的假期里就在酒店床上翻滚度过了。原本露水情缘也就算了,好死不死,回国两个月又遇上了对方。虽然罗渽敏也算是做人不缺爱,做爱不缺人的角色,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李帝努。她开启一段新的感情也没多久,但遇上就是遇上了,她觉得自己躲不开。简单来说就是,她,罗渽敏出轨了。还不止一次,如果非要细算的话,半年里的无数次吧。




李帝努也算不上什么好人,跟罗渽敏搞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单身。第一次在国外音乐节遇到的时候就有伴儿,往后也一直不是单身,甚至他恢复单身的日子比罗渽敏还迟一点。要不是发小好说歹说,说又被她缺少安全感的男朋友误会怀疑了,又讲到她闺蜜人美放得开,他才勉为其难答应了这次相亲。结果直接把自己昨晚上做哭的炮友等了来,他倒是没有罗渽敏那么大反应,可能李东淑那疯狂骚扰他微信反应更大一些。不过他不太想放弃这位人美腰软放得开的炮友,毕竟这种缘分也还少见的。




两个人各怀鬼胎地捧着咖啡相顾无言地坐了一会儿,罗渽敏的眼神落在李帝努的泪痣上,心想李东淑啊李东淑,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李帝努被她看得瘆得慌,“看电影去?”把手机屏幕上的二维码页面给罗渽敏看,罗渽敏眯着眼睛把电影名字读出来,“……?我说,我们俩认识这么久,你觉得我会喜欢看这种电影?”李帝努把手机放桌上一放,“李东淑买的,再说我还能有闲工夫琢磨炮友喜欢哪种类型的电影?”




罗渽敏话被堵了回去,她咬着吸管回复李东淑的微信,“李东淑,你什么品味?这种三流恶俗电影你也能给人家贡献票房?”“喂!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是怕你俩尴尬凑着时间买了个电影票!”对面的人突然站了起来,“走吧,别辜负李东淑的好意。”罗渽敏一心跟李东淑斗嘴,随手把包往胳膊上一挂,就跟着走,手指飞快地在回李东淑的消息。李帝努替她开门,罗渽敏也没分给他一个眼神,李帝努心想什么人能比我魅力大啊,直接把罗渽敏的手机抽出来“咔哒”锁上放进自己的口袋,“罗小姐,你现在在跟我相亲。是不是应该要尊重一下你的相亲对象?”




罗渽敏哪能吃他这一套,“哎,你别误会。我跟李东淑写感谢信呢!”手直接往李帝努大衣口袋里去掏自己手机,“你还我手机。”罗渽敏跟他非常规肉体关系能保持了有一年,能忌讳什么?整个人都贴到李帝努身上,却反被李帝努拎着胳膊扯开,“诶,我们是要去看电影,不是去开房哦。”罗渽敏一听,翻了个白眼,不给就不给吧。把包从胳膊上拿到手里,噔噔噔直直就往前面走。得亏罗渽敏今天要好看,挑了半天的高跟鞋差点挑迟到,就选了个中看不中用的,根本走不快。李帝努笑笑,慢悠悠地跟在她后面。




跟李东淑聊了一半,人不见,李东淑独角戏是演了好半天,“?罗渽敏,你人呢?”“不应该啊,话没说完人不见了?”“李帝努该不会嫌你说话太不客气了把你卖到山区去了吧?”“不会吧,你俩直接开房去了?”“呜呜呜,帝努我们从小过命的交情,可我却把你推进盘丝洞了。是我对不住你!”……罗渽敏的手机在李帝努的口袋里不断的响,被开了静音就跟哪吒闹海似的,没完没了。李帝努追上去把手机塞给罗渽敏,“别看那个了,我带你看个别的电影去。”罗渽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胳膊往另一个方向走。




看完《重庆森林》出来,已是华灯初上。李帝努到底是看不了李东淑盲选的俗套电影,把她拉进了一家私人影院,找了个经典影片看。罗渽敏缩成一团,支着头专注地盯着梁朝伟看,李帝努悄悄看了她一会儿,才把注意力放回电影上。“你想吃点什么?”李帝努还是先询问女士,罗渽敏似乎还沉浸在电影里,随口就是“凤梨罐头吧。”李帝努看她跟游魂似的,忍不住笑,“过期了。换一个。”罗渽敏听到他笑才回过神,“随便你吧。我都可以。”说实话,罗渽敏也不知道李帝努喜欢吃点什么,两个人除了把长期作为据点的酒店餐厅吃了个遍以外,其他还真没单独吃过饭。




罗渽敏对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左看右看,悄悄检查自己粉底眼影有没有脱妆晕开。李帝努在边上低头看手机,“吃不吃牛蛙?”罗渽敏沉浸在“我今天这个眼影画的也太好了吧”之中,李帝努抬头又看了她一眼,“别看了,你素颜的样子我也没少看。你吃牛蛙吗?”“……”罗渽敏直接解锁手机开始回复李东淑,“要你管!不吃!”




李帝努放下手机,“那你看吃什么?”罗渽敏沉默了一下,“我不看!哪有相亲让女孩子做主吃什么的?”现在轮到李帝努翻白眼了,“那就吃牛蛙,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两个人先开车去了大学城,又带着罗渽敏左拐右拐去了家不知道算是哪里的苍蝇馆子。罗渽敏穿得是光鲜亮丽,从鞋子到包再到大衣哪一件都跟周围格格不入。李帝努看她不自在的四周看看,乐得不行,哪里想到自己也跟周围也不是特别搭。




吃起来倒是跟周围都差不多了,罗渽敏虽然嘴上说着,“你第一次见相亲对象就让人家来这种地方吃饭?”,吃起来地动作倒是一点也没顾得上形象。李帝努偶尔加班结束一个人都会跑来吃夜宵,只不过今天穿得是人模人样的,他慢条斯理地咬着牛蛙腿,过了会儿才接话,“罗渽敏,我俩能算什么第一次见?你穿越去那音乐节了吧?”




罗渽敏垂下眼睛,继续吃,确实是她没话找话,这相亲也算不得什么相亲。“你在哪儿工作?”李帝努看他俩之间气氛僵得不行,周围闹哄哄地,喝酒划拳的都有。“问这个干嘛?你真当这是相亲?”罗渽敏反咬他一口。“我怕李东淑回头查岗,”李帝努脸不红心不跳,“说吧,咱们也增进增进感情。”罗渽敏想了想李东淑最近自己生活美满的,讲不出会有这么一出,“我啊,时尚杂志里混饭吃。就在今天那个咖啡馆那个大楼。”罗渽敏隐去自己的职务和真实的杂志名称。李帝努点点头,“我知道那个杂志,你还挺厉害的。”“哪厉害了?”罗渽敏喝了口饮料,笑起来。




李帝努说得轻飘飘,“反正,我一画图纸的理工男都听过,这杂志还不有名?你还不够厉害?”罗渽敏更是笑,“你还理工男?那剩下理工科直男都不用活了。”说实话,罗渽敏没想到这人能是理工男,看打扮说话都不像是愣头愣脑地理工科直男。“真啊,”李帝努把锅里的东西捞起来,放进罗渽敏碗里,“A大建筑系毕业的。”罗渽敏放下筷子,瞪大眼睛凑近他的脸,“真的假的,我隔壁B大的。”




“大学城那么点地方,”李帝努抬头看她,“我大学四年居然从来没听说过你。”罗渽敏又缩回去,“可能那时候我人还没有现在这么烂吧。”她可惜地说。李帝努拿着自己的饮料杯碰她的杯子,“说明烂人遇到烂人,也要时机对。”最后两个人一起大笑起来。两个人从大学聊到自己的工作,也有一起说起媒人李东淑事情,李东淑那个难以忘怀的前男友,以及现在这个平平无奇却自卑敏感的现男友。罗渽敏跟李帝努一起叹了口气。




最后甚至能聊到奇葩前任们,虽然两个人在当炮友的时候也有在性爱之间吐槽自己的现任,但是两个来相亲的人一起嘲笑各自的前任大概也是什么难以言说的奇景。说实话,作为相亲对象来相处两个人也算是颇为投缘的,最后李帝努开车送她回去的时候,罗渽敏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微微动了动,她想说点什么。李帝努先说了话,“我们明晚酒店见,好吗?”“嗯,”罗渽敏难得在炮友面前红了脸,“明天见。”气氛算得上旖旎吧,要不是罗渽敏的手机疯狂震动起来。




“渽敏……”李东淑在电话里一旦放软声音,罗渽敏就知道大事不好了,“你能不能来接我?我刚刚遇到李马克了,然后我跟我男朋友吵架了。我现在一人在商场门口。”“李帝努,”罗渽敏把跨出车门的腿收回来,关上门,“不用道别了。我们去接李东淑。李马克回来了。”






开学快乐啊大家!

【羿昶恋爱】两小无嫌猜

我又来了我好喜欢这篇T  T


Tuklam:

*预警:何昶希单性转,请注意避雷


*青梅竹马设定的小甜饼


*何茜这名字充分表现了我对昶字的无奈…为此我甚至想好了英文名Cissy,然而一如既往在正文没写到,我恨!


*感谢我的北美亲友提供的技术支持


 


00


 


“嘉羿,你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毫无疑问,这句话出自于全寝室最八卦的连淮伟。


 


 


01


 


事实上,这回倒不是捕风捉影。


 


嘉羿凭借着自身出色的外形条件,早在大一军训的时候就引起了一连串风波。正式开学以后加入了院篮球队,更是一番不可收拾。数目众多的追求者前赴后继,让连淮伟这个室友凭借贩卖微信号大赚一笔。嘉羿倒也不在乎,反正这些形形色色的女生往往最后也只会得到同一句话:“抱歉,我有女朋友了。”


 


然而,这个“女朋友”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甚至连姓甚名谁也不清楚。周末出去聚餐从来只见嘉羿和室友和队友和同学,清一色的雄性,好不容易有异性还是别人的家属来凑热闹。女生们秉持着福尔摩斯的精神将其朋友圈掘地三尺,也没发现有关他女朋友的蛛丝马迹。渐渐地,嘉羿其实是单身,拿自己有女朋友当幌子拒绝只是为了顾全女生们的面子成了一种主流说法。嘉羿试着解释了几次,但没人愿意信,也只能无奈地任谣言自行发散。


 


作为室友的他们是最早察觉到这次事态的不一般的。


 


和普通的男大学生一样,嘉羿这人的空闲时间主要由两项活动填满,打游戏和打篮球。总之,下课时间不在球场就是在寝室。上一个星期嘉羿几乎天天卡着门禁回来虽然奇怪,但他们都以为嘉羿是为月底的院级篮球赛忙着训练,倒也没在意。直到李汶翰星期六早上上二专碰到徐炳超,让他帮忙给嘉羿带句话叫他别旷训练了,下下周就要和隔壁院打比赛了才生出端倪。


 


仔细一想,如果是在六月天打了几个小时篮球回来,势必是带着一身汗臭味回来的。然而嘉羿非但没有,反而身上还有一股香水味。男生们只不过是粗枝大叶,又不是傻子,往深了一想简直处处都有迹可循——比如嘉羿本来是寝室睡的最早的一个,现在每天晚上熄灯了还亮着手机屏幕不知道在干嘛,估计是在给对象聊微信。又比如嘉羿最近的衣着品味好像有好转的趋势,塞满快消品牌的衣柜里多了好几件大牌,看来对象还是个富婆。


 


如果说到这里还只能止步于猜测的话,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周末学校表白墙上的一则小视频。


 


 


02


 


视频的标题叫:“惊,嘉羿传闻中的女朋友恐浮出水面——”措辞十分UC,却不是标题党。


 


拍摄者显然是偷拍,学校旁边商场里的游戏厅暗糟糟得没有强光,只有彩色的霓虹灯时而打在当事人身上。虽然只堪堪露出了点侧脸,但也依稀能看出来是个腰细腿长身材顶好的长发美女。跳舞机前从来不乏美人,虽然当事人顶着一头粉发着实出众,但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寻校友视频也不会在大半夜引起一场腥风血雨。


 


变故发生在视频的结尾,嘈杂的背景音里一个男声突然打断他说:“不好意思,可以不要拍了吗?”


 


 被抓包的拍摄者心虚地猛晃了一下手机,条件反射似得把摄像头移向了说话人,于是大家就看到了一张校园里堪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脸——嘉羿。


 


 


 


03


 


嘉羿说:“没有啊。”


 


连淮伟险些被噎住,提前打好的一肚子腹稿全白瞎了眼。幸好嘉羿的第二句话马上接着来了,说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我有女朋友吗,是你们不信啊。


 


连淮伟闻言情不自禁翻了个白眼:我和你同宿舍大半年了,你那女朋友永远只活在你嘴里,还只出现在你拒绝其他女生表白的时候,我倒是想信,你也不给我点机会,我晕的。


 


“那你现在怎么信了?”


 


“你没看表白墙上那视频啊,大半夜转疯了。我微信消息都爆了,全跑来问我那是不是你堂姐妹表姐妹还是亲姐妹,跟人口普查似的,愣是没一个愿意信那是你女朋友的。”


 


还真没看,嘉羿挠挠头说,好久没上QQ了。


 


连淮伟倒也不在意,拿出手机按了几下就递了过去。视频不长,嘉羿一会儿就看完了,开玩笑说要找这个盗摄的人算账。


 


“所以这真是你女朋友?大半年没见你朋友圈秀过一次恩爱,也没听你煲过一次电话粥,你大学同学没一个知道她存在的,这都没分?真爱啊我晕。”


 


“是挺真爱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嘉羿顿了顿,语气特别欠揍地炫耀说,“她可喜欢我了。”


 


 


04


 


她可喜欢我了——这话要是让何茜听到,肯定又是和小猫炸毛了一样乱叫着说我没有。这个反驳半是她一向的傲娇作祟,半是嘉羿说的话确实存在着歧义。


 


她和嘉羿确实是一起长大,但这份喜欢来得却很晚。


 


可以说,她有更长的一段时间,都在讨厌嘉羿。


 


托她混血得来的一副好相貌,她从小到大都不缺男生的追捧。眉眼深邃,肤色白皙,身条细瘦,家里也乐于每天把她装扮得像个精致的洋娃娃。男生们都爱亲近她,像一群蜜蜂一样嗡嗡地围着她转。今天送糖果明天送橡皮,更有甚者在掰手腕故意放水输给她,就为博美人一笑。后排的嘉羿看了直翻白眼,心想何希那小细手腕,怕是他稍一用力都能给弄折。


 


只有嘉羿不一样,坐在她后面的时候扯她的辫子,明知道她怕虫还往她书包里塞蟑螂的仿真塑料玩具,在她和朋友玩游戏的时候说阴阳怪气的说她做作,皮完就跑,然后回头满意地看何茜气急败坏地叫着黄嘉新追着自己满教室乱窜。


 


更让她烦躁的是她家和嘉羿家是门对门的邻居。小学一二年级家长接送的时候,看这混世小魔王在自己妈妈面前装的一副人模狗样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三年级开始,家长美名其曰孩子长大了要锻炼,不再事事亲为。家里离学校虽然不远,又怕她一个小姑娘被人拐了,于是日渐熟络的两家让他俩放学以后搭伴回家也成了意料之中的安排。有好事者起哄管她叫黄嘉新的小媳妇,把她气得直跺脚,另一位当事人在一旁笑个半死,但就是不开口解释。


 


唯一的好事大概是随着年纪渐长,嘉羿总算在高年级的时候领会到自己以前的行径有多幼稚,收敛了许多,对何茜的欺负开始止步于嘴上撩拨几句。


 


他们之间的关系像是孽缘,小学毕业升到了同一所初中的同一个班。何茜在班级门口瞥见她最最讨厌的某黄姓男子嬉皮笑脸跟她打招呼,恨不得掉头就走。


 


 


05


 


初二的时候,何茜才慢慢有察觉到她对嘉羿的感情似乎不是单纯的讨厌。


 


班上女生的话题有限,左一下右一下就绕回了对男生外貌的评头论足。何希在这个过程中往往表现的兴味索然,因为她实在听不得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吹捧黄嘉新长得帅。哪里帅了,不就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吗,更何况性格那么恶劣。


 


晚自习的时候,她感觉到左边胳膊有人戳了戳,就了然地接过了同桌递来的小纸条。只是纸条上的内容实在让她始料未及,舍去无关紧要的话外,中心思想就是问她是不是嘉羿的女朋友。


 


谁那么倒霉要当他女朋友啊!


 


何茜强忍下自己疯狂吐槽的欲望,冲着自己的同桌摇了摇头。


 


小姑娘看起来挺高兴,把纸条拿回来又唰唰地写了一堆——那太好啦,我等会儿放学就跟他表白。


 


放学铃一响,何茜没像以前一样等嘉羿,背上书包就跑了出去,里面装满了她说不清道不明的拧巴。如果嘉羿有了女朋友的话,是不是就不能像现在这样和他一起放学回家了,去小卖部也不会顺手给她捎回烤肠了,是不是也不能像现在这样理所当然的冲嘉羿发脾气锤他了?


 


当有人开始挑战她常居了好几年,并理所应当地觉得自己应该永远占据的位置时,她才迟来地第一次升起了危机感。


 


她脑子里一片混沌,直愣愣地就知道往前不停地走。她从小就有这个毛病,一边走路一边讲话的时候只顾着侧着头看对方,好在除了父母叨唠几句外,最常享有此殊遇的嘉羿倒是不介意帮她掌控几分钟的路况,来换取视线粘在自己身上片刻。


 


只是这次他似乎不准备担待这份迷糊了。


 


何茜只感觉自己手腕被猛地往后一扯,就听到嘉羿无奈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这么大了还跟小时候一样,过马路不看车啊。”


 


还不是你惯的。被责怪的对象吸了吸鼻子,心想一定是嘉羿抓她的手上使的劲太大,才疼得差点哭出来。


 


 


 


06


 


以为生活会这样一直平稳度过的人还有嘉羿。


 


或许是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同校的原因,高中虽然文理不同班倒也没折损他这份自信,他理所应当的觉得两人最后也会在家门口的某985大学继续缠绵下去,倒也算得上是殊途同归。考虑到初中时期偷偷替不知情的何茜挡下的无数情书和掐断的暗恋苗头,嘉羿在自己班上的男生群中变单方面堂而皇之宣布了自己是何茜男朋友的身份。这份漏洞百出的宣告竟然一直没有被戳破,实在也属一件奇迹。


 


这一方面要归功于高一下学期的文理分科,何茜实在受不得数理化的折磨,毅然跑去了文科班过闲散的神仙生活,使得与她刚稍有熟悉的同学还没来得及向她本人核实传言便先一步分道扬镳。另一方面,则是何茜高二时准备出国备考sat和托福,再也不用到学校来了,自然也就和高中同学疏远了联系。


 


关于何茜出国,嘉羿是在尘埃落定的时候才得到消息的。


 


国内艺考环境不好,学不到我想学的东西。我是真的很喜欢设计专业,你知道的。何茜垂着头,像是撒娇一样的说,而且,数学真的好难好难啊。


 


——那又怎么样呢,我不可以教你吗?我们从初中不就是这么过来的吗?


 


嘉羿心中满是被背叛的怒火在烧,读出她声音中不甚明朗的期盼甚至些许的动摇后更是像泼了油。好像他开口服软挽留几句说不要走,留下来陪我吧,何茜就会为了他干脆利落的放弃掉梦想一样。但他又怎么能忍心以这样不远不近的尴尬身份逼迫何茜呢。就像他深知自己没有立场要求何茜就出国一事事先和自己商量。


 


到头来嘉羿最后只是说,嗯,挺好的。


 


他装作毫不在意,搬出了和何茜对门一起租的学区房,生平第一次投入了住读生的行列。实则一直憋着一股气,高考志愿填到了离家一千余公里的北京。而之后的七月,何茜出国也赌气没有去送,甚至好长一段时间连她在哪个州读书都没记清楚。


 


 


07


 


隔着十二小时时差,他们之间的这场拉锯战还在继续。


 


他和何茜不至于断了联系,甚至联系得还算多。只是何茜再不会事无巨细地跟他抱怨,她在朋友圈打扮得光鲜亮丽,搭着不知道在哪新结识的帅气男同学的肩膀,假装没他嘉羿也过着歌舞升平全无缺憾的生活。连饭菜难吃不合胃口这种留学生常有的牢骚,都是嘉羿听自己妈妈闲聊时讲起的,从何茜到她妈再到自己亲妈最后到自己,足足拐了三道弯。


 


他们僵持着,秉持着一股可笑的自矜,谁也不愿意踏出第一步打破现有的局面,仿佛这样就凭空落人一等似的。


 


圣诞节的时候,何茜回国了。


 


可这和嘉羿实际上也没什么关系。寒假假短放眼中外倒是出奇的一致,一个放圣诞一个放农历新年更是生生错开近一个月的时间差,中间重合的也不过短短三天的元旦。嘉羿自然是懒得把三天中的一半花在路上折腾,但没想到倒是沉寂了快半年的何茜先伸出了橄榄枝。


 


“我元旦来北京找你玩吧?”


 


嘉羿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被她许久没有见识到的直接给打了个措手不及。


 


来我这有什么好玩的,北京现在这么冷,况且,你来了住哪?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脱口而出的话全是劝何茜不要来。可能一半是说事实,觉得没必要千里迢迢跑这么一趟,另一半却是太久没见了滋生的习惯性推拒。


 


不该是这样的。


 


电话那头的语气明显低落了下去,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纽约的冬天可比北京冷多了。


 


兴许是他耳机音质太好,何茜委屈的声音近得像猫爪一样在嘉羿耳廊里瘙了几下,擦得好几道热流乱撞。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她只要稍稍一服软卖卖惨撒撒娇,嘉羿就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学的时候,嘉羿喜欢抢了她的东西逼她软软的叫一声嘉新哥哥——嘉羿一直对他俩之间几个月的年龄差距心怀不满,长大了后倒是反被何茜用这招来拿捏他。


 


下学期的时候,可以跟辅导员申请搬出去住。你要来我就租个大点的。等我安置好了,你就来吧。


 


何茜低低笑了几下,大概是有点开心,随即又拿乔说,那我住你那不太好吧。


 


说者是否无意尚不清楚,但听者敏锐的察觉到了弦外之音,大概是有几分质问他们关系的意思。倘若是以前,嘉羿可以毫不犹豫一记直球解决了这段暧昧不清的关系,但说实在的,他现在有点拿不清楚何茜在想什么了。


 


你和我客气什么,我们这么多年都一起长大的。


 


这句话不知道是哪里狠戳了何茜的痛点,她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起了浑身的毛,怒气冲冲的甩了一句我不去了,你别瞎折腾啦,就匆匆挂了电话。


 


嘉羿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通话结束,倒是一点点笑了起来。


 


他以为的疏离,他以为的不需要不在意,到底是从哪来的。


 


 


08


 


五月底的某一天,嘉羿跟着管栎从寝室出发准备去上高数课,突然接到了何茜的意外来电。


 


我到北京啦,来首都机场接我!


 


说话人颐指气使,驾轻就熟毫不客气地使唤人,偏偏嘉羿还就是拿她没办法。昨天不是没有刷到她晒返程机票的朋友圈,目的地虽然是北京,他也没多想,只当是个中转站,倒没想到第二天能凭空收获这么个惊喜。


 


箱子好重噢,我拖不动。她像是怕嘉羿不来接她似的,连忙补了一句凑个软硬兼施。


 


你能一个人从住处拖到JFK,到国内就拖不得了?嘉羿懒得戳穿她这点小心思,说我学校离机场有点远,那你要等好一会儿,别乱跑。


 


知道啦知道啦,我还没拿行李也没过海关呢。


 


嘉羿朝管栎摆了摆手示意自己不去上课了,无视了对方一副意味深长甚至略有诡异的笑容,切到打车软件叫了个车去首都国际机场。






嘉羿毫不意外在星巴克找到了缩在椅子里的何茜,不知道什么时候染的金毛,配上她那张脸混血的名头倒更让人信服。他一如既往没有点评何茜往自己身上倒腾的小挂饰小巧思,何茜也习惯了他这幅呆瓜样,或者说不定就是喜欢这股傻气。


 


是有点重。嘉羿掂量了一下她旁边硕大的行李箱。这次来住多久?


 


租了一个月房,何茜想了想说,等你考完放假一起回去。


 


“北京你又不是没来过,长城故宫圆明园都去过,也没什么可玩的,待这么久能干嘛?”


 


何茜眨了眨眼。


 


“陪读呀。”


 


嘉羿看了她一眼,忍不住伸手往她脑袋上狠狠薅了一把。


 


 


 


09


 


但嘉羿其实不想把何茜带到学校去。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一直把何茜藏着掖着,让她永远不要见人才好。


 


嘉羿没课的间隙里他们玩遍了西单国贸三里屯,但纸终究包不住火,一个短短的视频在他们学校烧成了燎原之势。


 


许是嘉羿的前科累累,他的室友们出面替他证实确实是他女朋友,众人依然是将信将疑。嘉羿被何茜是他亲姐的传言烦到不行,在何茜契而不舍的软磨硬泡下答应了带她去上课。


 


只是何茜做事向来不计较别人的眼光,等人上课就光明正大站在宿舍楼下等。心存侥幸的女生们看了心碎,男生们看了打趣嘉羿艳福不浅,只是迟迟没有人敢当面调侃到何茜面前的。


 


然而总有勇士赴险。


 


周三的一节马哲课上,嘉羿埋头在刺激战场酣战。在他旁边的何茜无师自通领悟了国内大学生水课的奥义,百无聊赖地浏览着电子时尚杂志。坐在他两前面的一个男生突然回头,颤巍巍地问何茜是不是嘉羿的女朋友。他说话唯唯诺诺的,看起来十足十像是打赌输了硬着头皮来的。


 


这算是个常见的误会了。何茜闻言刚要出声否认,就听到嘉羿从战况激烈的游戏里抽空应了句是啊。


 


懵了的人一下子变成了何茜,她瞪大了眼睛像看傻缺一样看着他。要不是讲台上老师因为他们这块动静有点大看了过来,她已经揪着嘉羿问你搞什么鬼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三四节课下课的点正值午饭高峰,他们上课的教室在二楼,更是人满为患。嘉羿伸手把何茜半圈在怀里,不动声色地替她挡去了来来去去的人群,生怕别人把她挤到了。等总算出了教学楼到了空地,何茜准备好冲他兴师问罪,嘉羿又抢在她前面开口了。


 


“你是不是换了香水?刚刚跟别人挤在一起的时候,闻起来跟前两天味道不一样。”


 


这是什么情况?何茜听见了这句话,却好像留洋一年突然听不懂中文。她庆幸今天出门化了妆,兴许脸上的粉底还能替她遮掩几分她脸上升腾起来的红晕。


 


“不是——你,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一直都不关心我这些——”


 


她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好,但好在偏偏有人能听懂她的意思。


 


“因为我喜欢你。”


 


嘉羿看着她说。


 


“很久以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喜欢你了。”


 



桃终于放出了ycla 

ycla超话终于有1k贴了

今晚粉丝能破5k吗